刑事辩护案例 - 维权乡民被涉恶 二审法院判撤销

商达南宁律师案例

2019-10-08

2019年5月28日贺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裁定,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被关押一年多的14名昭平乡民终于看到正义的曙光。

 
维权乡民被涉恶案情法庭现场1

2017年广西黄姚东潭岭投资有限公司在昭平县走马镇东坪村投资开发东潭岭康养体验中心,与东坪村大路组村民产生纠纷。2017年7月至2018年3月期间,大路组全村村民以土地权属尚属争议,占用土地未得补偿,手续不全,非法建设为由,以阻止施工等方式进行维权。

 
维权乡民被涉恶案情法庭现场2

2018年5月参与维权的14名村民被逮捕,随后被昭平县人民检察列为恶势力控诉,检察院起诉书指控称,以被告人黄某、黄某等人为首要分子,以“接米大路委员会”为组织形式的昭平县走马镇东坪村大路小组恶势力犯罪集团,为了获取非法利益,经过事前商议,纠集村民以破坏道路设施、阻止施工等方式,阻挠东潭岭康养体验中心项目施工,该集团犯罪事实触犯:妨碍公务罪、破坏生产经营罪、寻衅滋事罪。

纯朴的乡民因为土地维权,一下被指控成恶势力犯罪集团,这令东坪村大路组村民实为不解,大家纷纷筹钱为14名被抓村民聘请律师辩护。

其中,也被指控为首要分子的黄某,今年56岁,小学文化,一介农夫。经其亲属委托,广东商达(南宁)律师事务所玉杰律师,决定为其辩护。玉杰律师通过阅卷,并多次会见黄某,玉杰律师指出,指控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定性错误,适用法律错误。但一审法院还是强硬判决以妨碍公务罪、破坏生产经营罪、寻衅滋事罪定罪处罚。

 
维权乡民被涉恶案情法庭现场3

对一审法院判决不服,各被告人依法向贺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维权乡民被涉恶案情法庭现场4

玉杰律师在上诉中辩称:

一、一审法院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涉案项目用地权属存在纠纷,项目施属违法建设的客观事实;村民的合法维权行为不应认定为阻挠项目施工,项目的违法施工不应受法律保护;村民正常的诉求不应认定为以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公务。
二、适用法律错误:大路组不存在恶势力犯罪集团。是法律适用范围的扩大化,是适用法律错误。公务车被村民拦路喊冤而受阻,拦路喊冤,是老百姓传统朴素的诉求方式,巡视组公务车属于政府内部考核行为,不是对外的公务行为,同时巡视组更有职责对村民的拦路喊冤行为进行调查和听取说明、接受材料,进而对当地政府的行政行为进行考评;涉案项目存在违法施工行为不是生产经营的正常活动,不符合成立成立破坏生产经营罪的客体要件;村民行为属于是自发性、群体性的合法维权行为,在动机上不存在为满足耍威风、取乐等不正常的精神刺激或其他不健康的心理需求,即在犯罪动机不符合成立寻衅滋事罪的主观要件。

 
维权乡民被涉恶审判书1
 
维权乡民被涉恶审判书2

2019年5月28日贺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于依法作出裁定,对大路组14名因土地纠纷而正常表达诉求,依法维权的纯朴乡民,被指控为恶势力犯罪集团,并被一审法院判处妨碍公务罪、破坏生产经营罪、寻衅滋事罪的判决,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予以撤销,发回重审。

 
维权乡民被涉恶

当前,扫黑险恶正在严厉进行,但我们都不希望黑打,将黑恶势力的范围随意扩大,而造成假错案。《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办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座谈会纪要》(法〔2009〕382号)指出,黑社会性质组织必须同时具备《立法解释》中规定的“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和“危害性特征”。由于实践中许多黑社会性质组织并非这“四个特征”都很明显,因此,在具体认定时,应根据立法本意,认真审查、分析黑社会性质组织“四个特征”相互间的内在联系,准确评价涉案犯罪组织所造成的社会危害,确保不枉不纵。1、关于组织特征。黑社会性质组织不仅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而且组织结构较为稳定,并有比较明确的层级和职责分工。2、关于经济特征。一定的经济实力是黑社会性质组织坐大成势,称霸一方的基础。3、关于行为特征。暴力性、胁迫性和有组织性是黑社会性质组织行为方式的主要特征,但有时也会采取一些“其他手段”。4、关于危害性特征。称霸一方,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形成非法控制或者重大影响,从而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本质特征,也是黑社会性质组织区别于一般犯罪集团的关键所在。

本案一审的判决显然也与上述会议纪要的通知精神不符,通过商达律师有力辩护,二审法院终于纠正过来。

 
贺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新闻发布会
 
000000000
广东商达(南宁)律师事务所客服微信
0771-5398509